鼻炎神药”竟是消毒产品 鼻舒堂涉嫌欺诈

鼻炎症状 2019-03-22 15:58:43 120

  中国消费者报报道(查丹记者洪敬谱)“鼻痒、鼻塞、打喷嚏、流鼻涕、鼻部肿痛就到鼻舒堂。”对于这样的宣传,不少受鼻炎困扰的患者可能会很心动,殊不知这医治鼻炎的“神药”实则是消毒产品。

  近日,安徽省宣城市人民检察院诉鼻舒堂总公司以及三店损害消费者权益纠纷民事公益诉讼四起案件一审宣判。宣城市中级确认四被告构成“欺诈”,并判定四被告向赔礼道歉,并支付赔偿金。

  处理该案的宣城市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检察处副处长高军介绍说,2016年末,有消费者反映,称自己买了鼻舒堂的产品,钱花了不少,效果却没有说得那么好,怀疑自己上当了。

  高军在网上一查,发现的确有不少消费者吐槽被该公司的“神药”忽悠过,因涉嫌以非药品假冒药品出售,许多地方的执法机关还对该产品进行了查处和。

  2017年上半年,宣城市人民检察院对鼻舒堂的产品展开了调查。发现鼻舒堂总公司系一证经贸有限公司,并不具有药品运营资格。但在其公司官网上多处呈现“药、药膏、患者、阶段、医治”等词语,并称其运营的产品能够医治各种鼻炎。在该公司微信号上,约有100多篇文章介绍产品及“效果”,号上的“经销商地图”显示经销商多达1000多家。

  在宣城市,鼻舒堂的门店有三家,分别坐落在宣城市区、宁国市、广德县,实际运营者分别为宣城市立正堂医疗器械运营部、广德县桃州镇蔡崟日用品运营部、宁国市立正堂卫生用品店,均无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宣城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在发现这一线年上半年对这款涉嫌采用虚假及引人的宣传方式欺诈消费者的产品展开了调查。销售这种产品的店名叫“鼻舒堂”,在宣城市有三店,分别位于宣城市区、宁国市、广德县。在前期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了解之后,随后的几个月里,检察官多次实地到这些店里进行走访取证。

  2017年3月6日,宣城市人民检察院的三名工作人员来到广德县桃州镇蔡崟日用品经营部,发现店内柜台摆放的主要有濞舒朗抑菌膏、扈氏抑菌净等。店员称该店专治鼻炎,在问了其中一人的基本症状后,使用鼻腔内窥镜对其进行检查,称其患有慢性鼻炎,并称使用该店“药品”可以治疗。店员表示该店经营的产品为“药”,并进行免费试用,试用过程为:先用棉签蘸濞舒朗抑菌膏涂抹鼻腔,再使用棉签蘸扈氏抑菌净插入鼻道。

  同年4月6日,宣城市人民检察院的二名工作人员再次进入该店,店员问了其中一人症状及使用内窥镜检查后,判断其有慢性鼻炎,称该店经营的产品为“药膏”,可以治疗鼻炎,鼻腔的恢复期为天,正常需要4个“疗程”,并进行免费试用,该店员表示至少要购买一疗程。另一名店员身穿类似医生的白大褂,胸前标有“鼻舒堂”字样。为固定,检察机关工作人员购买了一疗程,支付1980元。

  宣城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同时在宣城市立正堂医疗器械经营部、宁国市立正堂卫生用品店也进行了暗访,并固定了相关。

  检察官们在宣城的门店发现,该门店外装潢有“四百年鼻炎古方”等字样,店面上方的屏幕还一直翻滚“鼻痒、鼻塞、打喷嚏、流鼻涕、鼻部胀痛就到鼻舒堂”的字幕,店内还设有介绍“鼻炎的五大症状、损害”等内容的科普栏。实际上,这些店里销售的濞舒朗抑菌膏、扈氏抑菌净,均为消毒产品。

  2017年6月,宣城市人民检察院对鼻舒堂总公司以及其宣城的三店提起公益诉讼,这是宣城市首例药品安全领域的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

  检察机关认为,被告经营的产品为“消字号”的消毒产品,主要为杀菌作用,并不具有治疗鼻炎的疗效,但被告采用虚假的及引人的宣传方式,已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侵害了众多消费者的权益。四被告依法应当立即停止虚假的及引人的宣传,在上向赔礼道歉,支付相应的惩罚性赔偿金。

  宣城市中级审理以为,四被告的运营范围不含药品,其应对自己运营的产品性质、功用知晓,其在网站、微信号、微信朋友圈、店面装潢、宣、店员宣传和投放的电视广告、DM广告等载体对其运营的产品效果进行夸大描绘,宣传其具有医治鼻炎的功用,足以让不特定的顾客和社会大众对此产生,将其与药品混杂,损害了顾客的知情权,构成对不特定顾客的欺诈,存在着耽搁患者进行正规医治的可能性。

  2018年底,宣城市中级判决四被告立即停止虚假和引人的宣传,确认四被告的行为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四被告需分别在国家级及市级赔礼道歉、分别支付6000元至2万元不等的赔偿金(由法院上缴国库)并承担调查取证费用。目前,该判决已经生效。

  日前,记者在宣城市人民检察院采访中了解到,宣城是公益诉讼首批试点地区之一。从公益诉讼试点到制度的正式确立,该市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始终以公益为核心,围绕地方党委工作大局,健全办案机制,强化检察素能,加强协作配合,“借力”与“协力”并重,充分运用智慧、法律智慧、检察智慧,努力实现双赢多赢共赢,公益诉讼工作赢得社会充分肯定。